来源:管理员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8-11-10 点击数: 277次
产翁(张惠)加速版.mp3
建议WiFi环境下播放
我相信很多生过孩子的女同胞都有过这种想法:你们男人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们知道生孩子有多疼吗?你们这些大老爷们儿真应该来试试!
最近几年,国内外都有一些综艺节目,为了搏收视率,甚至研发出了可以模拟女性分娩镇痛的设备,想让男人也来体验一下生孩子究竟有多疼。
然而,对于我们地大物博的中国来说,模拟分娩这种事,一点也不新鲜,我们的古代老祖宗早就“流行”过了,您还别不信。他们不仅让男人模仿女人生孩子,甚至模仿女人坐月子!
唐代有个叫房千里的人写了本《异物志》,里面就说了:“僚妇生子即出,夫惫卧,如乳妇。”这里的僚妇,主要指今天西南地区的壮族和布依族,这整句话的大意是说,女人生完孩子就可以下地干活了,丈夫呢就装作很疲惫的样子,好像一个哺乳期的妇女一样。
《马可波罗游记》中也提到过,傣族妇女生完孩子后,把孩子洗干净裹好,就去干活了,孩子则交给丈夫抱着,丈夫就要像坐月子一样躺在床上四十天。除了壮族布依族傣族,其他百越民族,比如海南的黎族,贵州的苗族、仡佬族,台湾的高山族等,从前都有男人代替女子坐月子的习惯,民族学上把这种风俗叫做产翁制。
而关于男人模拟女人生孩子,中国神话传说中有很多这样的例子,这些传说都写的十分生动,让你相信这孩子就是他爹亲自怀胎生下来的一样。伟大诗人屈原就在《楚辞》里写过“伯禹腹鲧”,说的是鲧被洪水困在羽山,精魂不死,在羽山孕育出他的儿子禹。《山海经》中也有“鲧腹生禹”的说法,而且是用当时有名的吴刀剖开肚子后生出来的。
这当然不会是真的,大禹一定是鲧的媳妇生的。《三国志》里引用过《帝王世纪》里的内容,记载说鲧娶了一位叫做修己的女子为妻,妻子一次在山上见到流星,随即吞了一颗神珠,继而有所感应并生下了大禹。
既然如此,为什么后世又传说是鲧怀孕生的禹呢?这大概还是要从中国古代南方少数民族中流行的产翁制上找原因,我们可以猜测,这可能是古代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的过程中,母权与父权相争的一种表现。男人为了强调孩子是自己的血脉,在妻子生产后就开始模仿妻子坐月子的样子,对孩子精心照顾。这强调了父亲在孩子哺育中的主导地位。的确,在一个推崇繁殖能力的社会中,这是巩固地位和权力的有效方法。
在早期的母系社会,生育是妇女的事情,也是地位的象征,男人作为外族人是被排除在外的,很多孩子生下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爹是谁。这种习俗在摩梭人的社会中被保留了下来,相信大家也有所了解。
母系社会中自然也不会有男人模拟分娩、坐月子这种事情发生,那么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男人需要通过“产翁制”这种形式来刷自己的“存在感”呢?
距今大约5000年前,农业生产有了较大的发展,由于先天体质优势,男性逐渐在社会生产中占据主导,社会地位显著提高,母系社会的根基开始动摇。大汶口文化、龙山文化遗址中已经有男性显贵将女奴作为陪葬品的发现,这就是父权制的反映。在父权逐渐占上风的过程中,男性提升并巩固自己地位的方法很多,而产翁制就是其中一种。
民族学家费勒在《家族进化论》中说:“男子之所以装产,因为他要使人相信他也是生小孩的人。这种行为可以为他取得父权提供帮助,在家族进化的方向中,成为由母权制度过渡到父权制度的阶梯。”
设想一下,万一哪天科技真发展到了男人也可以生育的地步,而不仅仅是模拟,这又将给人类社会带来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?
以上就是今天所说的全部要点
下面,我们再简单总结一下, “产翁制”这种风俗,绝大多数人不太了解,它是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时产生的一种历史现象,具体表现为,族群中女性生育完后,父亲立即取代并扮演母亲的角色来照顾襁褓中的孩子,并在饮食起居等方面高度模仿坐月子的女性,以此来拉近与孩子的距离,强调自己在繁衍养育中所占的支配地位。这是父权制以“产翁”的形式向母系制提出的挑战和抗衡。产翁制产生于单配偶婚姻确立之后,经过数千年的变迁,成为一种产育风俗并被一些少数民族保存了下来。
 
今天我们的讲述就到这里,感谢您的收听,期待与您下次再见!